芒硝

不甚粘著 却亦不是懒散的爱

我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华山弟子,穷得只剩一身修为,只好平时接红养家。这天我正蹲在雁来客栈巴巴地刷着红榜,突然有人从身侧掠过,是鲜衣怒马,身形端庄的一少年人,我不禁暗赞一声富家子弟。本想记住他名讳,只是人已经行得远了,我只隐隐看到他称号,是闪闪的八字:


“琴龙琴龙琴龙琴龙”


啊原来他是琴龙大佬的迷弟吗?懒得细想,对天级红榜恨恨地瞪了几眼,我又继续刷起红榜。

4 8

爱他们。人物属于他们自己,ooc属于我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后脑被那人揪住了头发。无罪冷着一张脸,一步步后退,直至后背抵住了岩壁。水雾萦绕,带着兰香的水嘀嗒响着,从岩缝里淌出来,寒意浸透罩衫逼到他骨子里。那人臂膀把他松松垮垮地锁住。琴龙的脸慢慢靠近了,带着不紧不慢的戏谑。尽量没有回避地直直对视,无罪把他面上种种尽收眼底。


有一刻他心中几乎掠过了怪异的感觉。很快取而代之的是疑问,琴龙想干什么,琴龙要干什么?


“师兄...”


其实这些都不值得关心。


“滚开。”无罪拍开他伸来的手,琴龙抬抬肩膀用手肘支着岩壁,再俯身靠得更...

3 12

今天无罪追着琴龙干。

琴龙不生气。他站在落日崖边上,等着无罪又一次从天而降。夕阳从云间下坠,足以够到了树枝,光把绿叶和那人的冷脸都染上暖色。琴龙没有战的意思,在对方一招将收未收的玉碎香残中直接交了解控,错身躲闪翻下了悬崖,还不忘笑笑地看无罪一眼。无罪面无表情收了式,不错眼珠地看着他的身影湮没在夕色茫茫中。他身形立定,半晌收回锁链,把一只放在身后的手抽了回来,双指一划,打开了世界频道。


“没意思,残血跳崖,琴龙,出来吧,出来呀。别跳崖。你能不能别跳崖?来金陵中间打给他们看?”


用的是金色的字体,配着暗影的红色标志显得很是好看,周围的这些空气墙似乎也没那么烦人...

3 9
 

© 芒硝 | Powered by LOFTER